-

[]

“鳳華姐,咱倆是自己人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”陳飛宇知道,因為自己讓卓家退婚,解決了喬鳳華心心念唸的終身大事,所以她纔會特彆開心。

手機另一端,喬鳳華聽陳飛宇把她當做自己人,內心一陣欣喜雀躍,突然小心翼翼地道:“對了飛宇,我爸打算讓我明天去喬氏集團,接任喬氏集團的總裁一職,不過我有些心虛,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?”

“可以。”陳飛宇欣然應允。

“太好了!”喬鳳華歡呼一聲:“那明天上午你來我家找我,不見不散。”

陳飛宇掛斷電話後,赤練精緻的臉蛋上依舊浮著雲霞,回味著剛剛和陳飛宇的熱吻,雙眸一陣癡迷,問道:“主人,是什麼事情?”

“鳳華姐讓我明天陪她一起去喬氏集團,估計她是擔心喬全坤會暗中使絆子。”陳飛宇微微沉吟,又拿出手機,撥通了明濟市謝勇國的電話,笑道:“老丈人,近來可好?”

謝星軒已經成了陳飛宇的女人,陳飛宇喊謝勇國一聲老丈人,也不算吃虧。

“飛宇,你怎麼突然想起來,給我打電話了?”謝勇國接到陳飛宇的電話,內心一陣驚訝,隨即不滿道:“話說回來,你小子去省城也就罷了,竟然兩個月都不知道回來看一看,你可知道,星軒這段日子以來為了你茶飯不思,你小子是不是見異思遷了?我告訴你,我們謝家雖然也不是什麼頂尖豪門,但是我們謝家的人,也不是任人欺負……”

聽到“謝星軒”後,陳飛宇眼神柔和了一下,然後直接打斷了謝勇國的絮絮叨叨,淡淡道:“謝家不是一直想開拓省城的市場嗎?單單有秦家的幫助好像還不夠,我再送你一場造化,你要不?”

“我給你講,我們家星軒從小就……等等,你說什麼,再送我一場造化?”謝勇國立馬豎起耳朵,內心一陣興奮。

陳飛宇煉製的“小玄陽丹”,讓謝家收羅了一大批武道高手,使謝家一躍成為武道世家,而陳飛宇提供的“固精丸”藥方,又讓謝家賺了個盆滿缽滿,如果陳飛宇再提供一場造化,那謝家的勢力與底蘊,絕對會再提升一個檔次!

由不得謝勇國不上心!

陳飛宇笑著,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。

謝勇國越聽越興奮,如果真如陳飛宇所說,那謝家真正開拓省城市場的時機到了!

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,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。”謝勇國拍著胸脯連連保證,最後又囑咐陳飛宇彆把他寶貝女兒給忘了。

“過些天,等我解決完省城的麻煩後,我會回明濟市一趟。”陳飛宇想起自己在明濟市的女人們,內心升起萬千柔情。

同一時刻,省城北郊,一處富人彆墅區!

在裝修的富麗堂皇的彆墅大廳中,隻有喬全坤和喬俊峰父子坐在沙發上,氣氛很凝重!

“爸,我剛接到訊息,老頭子讓喬鳳華明天接任喬氏集團的總裁一職,雖然說鳳華姐也是咱們喬家的人,可喬氏集團畢竟是您的全部心血,要不是您,喬氏集團現在的市值,怎麼可能值上百億華夏幣?

現在就這麼拱手讓給喬鳳華,我真是替您不甘心,說來說去,這件事情都特麼怪陳飛宇,要不是半路殺出個陳飛宇,不但喬氏集團,就連以後喬家的家主之位,也絕對是咱們的!”

喬俊峰猛地灌了口紅酒,內心充滿了憤懣,以及對陳飛宇的憤怒!

喬全坤翹著二郎腿,老神在在坐在沙發上,冷笑道:“你說的冇錯,喬氏集團上百億的資產,我怎麼可能拱手讓人,更何況,這些年來,我揹著老頭子和你大伯偷偷做了一個賬本,至少從喬氏集團挪用了好幾億華夏幣。

如果一旦讓喬鳳華當上總裁,她絕對會查出來,到時候,哪裡還有咱倆的好果子吃?所以,我絕對不會坐視喬鳳華成為喬氏集團的掌舵人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