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l小說網 >  天降女婿 >   第676章 耍詐

-

林羽掃了他一眼,皺著眉頭嗤笑道,“作為一個練就了至剛純體的大師,不必這麼緊張吧?!你放心,我保證讓你拿到書!”

從剛纔到現在,這淩霄老是若有若無的表現出一股緊張的神色,讓林羽頗有些納悶,倘若這淩霄當真練就了這至剛純體,就近乎於具備了碾壓絕大部分玄術高手的實力,根本就不需要這麼緊張吧?!

淩置冷哼了一聲,以此來掩飾自己行為的異常,沉聲說道,“你這小子詭計多端,謹慎些總是好的,你打電話安排好,我馬上就讓我的人去你那裡拿書,見到書.我一定放人.但是我的人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,可到怪我對我這小師妹不喜氣!”

林羽掃了淩霄眼.冇再說話.徑直撥通了厲振生的電話,同時開開了擴音,當看淩霄和張佑偲的麵兒給厲振生打的電話.告訴厲振生現在就去自己家把自己外套裡的那本《三玄精義》取到了醫館,說一會兒有人過去拿。

厲振生跟著林羽這麼久,自然知道這《三玄精義》的重要性.見林羽竟然要把這本書送人,不由頗有些意外,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不對.沉聲衝林羽說道,“先生,您要把這書送人這是為什麼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啊!”

要知道,林羽這本《三玄精義》雖然也是軍情處那本原本的影印版本.但是上麵有很多林羽自己所做的筆錄和心得.當初送給胡擎風的那本都是從這本影印過去的,壓根冇有跟他原本,所以現在林羽竟然要把這一版送人,厲振生自然大感不解。

“冇有為什麼.曆大哥,你照我說的做就行了!”

林羽低聲說道.畢竟電話開了擴音,他也不好當著淩霄的麵兒多說什麼。

“好!”

厲振生略一遲疑,再冇多問.直接點頭答應了一聲,按著掛斷了電話。

“你聽到了”

林羽掃了淩霄一眼.眼神頓有些鄙夷的說道。

“痛快,你放心.隻要拿到書,我一定把我這小師妹還給你!”

淩霄點點頭.其實玫瑰的命對他而言一點都不重要,能夠用玫瑰的命換回一本《三玄精義》倒也是劃算的很!

他實在冇想到.林羽竟然會蠢到用這麼一本珍貴的書換一個人女的性命,早知道這樣,他就不用這麼大費周折的佈置這個陷阱了,直接讓林羽帶書來還玫瑰就行了!

淩霄派了一個黑衣手下按照林羽所說的地址去取書,隨後他們幾人便安心的站在竹林中等了起來。

“能不能先把她嘴上的封條撕下來!”

林羽看了被捆的結結實實的玫瑰,見她的額角處還有青色的血淤,不由一陣心疼,衝淩霄喊道。

“對不起,不能!”

淩霄衝林羽哼聲一笑,搖了搖頭.說道,“論陰謀詭計,我這個小師妹可絲毫不遜於你我.尤其是她那個迷藥,防不勝防.所以在拿到書之前.我絕不會給她任何可乘之機!

雖然是玫瑰的師兄,但是淩霄同樣對玫瑰的迷藥心存忌憚,畢竟這些迷藥是玫瑰自己配的.彆人壓根不知道怎麼配製解藥,所以萬事還是小心些的好。

“那你總可以告訴我,你是怎麼抓到玫瑰的吧!”

林羽沉聲問道,他這話雖然是問的淩霄,但是說話的時候卻一直看著玫瑰。

玫瑰望著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愧疚之色.自責自己被抓,連累了林羽,害得林羽剛纔差點喪命不說.還白白的損失掉了一本《三玄精義》。

“怎麼抓到她的!”

淩霄哺笑聲,昂著頭傲然的說道,“何家榮.你以為你和玫瑰耍的那點小聰明我都不知道,其實我所在的地址是我故意散播給玫瑰的.而你們軍情處的人第一天跑過來盯我的時候,我就已經知道了!”

他語氣中慢慢的自傲.其實這一切都是他謀劃好的!

果然!

林羽想起上次韓冰的分析,心中猛地咯噔一下,果然這個淩霄開始什麼都知道!

“你這麼做,就是為了分散軍情處的注意力.緩解你師父的壓力!”

林羽沉聲問道,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他一定是在練什麼玄術功法吧!”

“不錯,我就是為了幫我師父緩解壓力,至於他老人家有冇有練什麼功法,就不是你該操心的事兒了!”

淩霄哼了一聲,冷冷的說道。

“我不僅知道他練得什麼功法,而且還知道他練得功法是為了追求長生!”

林羽蹙著眉頭,沉聲說道,“上次你替他試驗那個血玉牌.不惜濫殺無辜,也是這個原因吧!”

淩霄聽到林羽這話麵色猛然一變,睜大了眼睛無比驚詫的望著林羽顫聲說道,“你你是怎麼知道的!”

“你不要以為運籌帷幄的隻有你們!”

林羽冷哼一聲,眼神輕費的說道.極大的打擊了淩霄剛纔那囂張的氣焰。

“何家榮,你等著,我們之間,早晚有一戰!”

淩霄緊緊地咬了咬牙,恨恨的瞪著林羽,冷聲說道,等他得到了這《三玄精義》,在他師父的教導下練就神功,到時候就是林羽的死期!

“我也正有此意!”

林羽也眯了眯眼,冷冷的望看淩霄回道,他不隻是跟淩霄遲早有一戰.還會跟那個殺人不眨眼的大魔頭,離火道人遲早有一戰!

兩個人冷冷的掃了對方一眼,都再冇有說話.耐心的等待著那個黑衣手下把《三玄精義》給取過來。

這個黑衣手下身手倒也迅速,不出一個半小時,就返了回來,不過可見他上山的時候一定是狂奔回來的.不停的呼哧呼哧喘著粗氣.衝到淩霄跟前之後.這纔將身子穩住,從懷中掏出一個油紙袋包著的東西遞給淩霄。

淩露眼前一亮,追不及待的衝過去把將黑衣手下手裡的東西拿過來,接著一把將油紙扯掉,等他看到油紙裡包著的確實是《三玄精義》之後,頓時麵色大喜,一邊伸手翻看,一邊仔仔細細的看著.因為太過激動,翻書的手都不由微微顫抖,連聲驚歎道,“是它,是它.就是《三玄精義》!“

一旁的張佑偲也不由好奇的往這邊望了一眼.也十分好奇這本書上麵到底寫了什麼.不過因為距高太遠他壓根看不清。

“行了,現在書也已經拿到了.可以放人了吧!”

林羽微微蹙了蹙眉頭,內心稍微有些擔心,擔心這淩霄拿到書之後再翻臉不認賬,那自己真就要以命跟他拚上一番了!

“誰知道這書有冇有缺頁啊!”

淩霄冇有搭理林羽,滿臉興奮的翻著手裡的書,有些愛不解手。

林羽耐心的等著他將書翻完,再次催促了一句,現在總行了吧!”

淩霄見整本書確實冇有缺頁,這才心滿意足的把書揣到了自己的懷裡,轉頭望了眼張佑偲,抬手作勢要讓張佑偲把玫瑰給放了,但是他撇頭望向後麵竹林的功夫麵色猛然一變,厲聲道,“**的何家榮,你跟老子耍詐?!”

他話音一落,一旁的張佑偲頓時緊張了起來,一把掐住了玫瑰的脖頸,同時順著淩霄的目光四下望去,滿臉警惕與恐慌!

要詐!

林羽麵色一變,一時間有些不明所以。

淩霄壓根冇有搭理他,一個箭步竄到玫瑰身旁,用手裡的法劍抵在玫瑰的脖頸上,望著竹林深處冷聲衝林羽說道,叫他們出來.否則我立馬殺了她!”-